皮有瓜

一个咸鱼又沙雕的写手

【晴博/微酒茨】晴明是基佬还是阴阳师?

被Gay  or  Europen这个手书BGM洗脑了_(:з」∠)_

请配合BGM:There!Right There!食用







前情提要:寮里的众妖们在私下讨论晴明是弯的还是直的,并在草爹的提议下去试探为背景。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晴明正坐在院子的樱花树下画符,一边听博雅说,突然声音渐渐变小。晴明抬头去看,只见博雅靠着树睡着了,晴明叫小纸人抬来一床薄被,亲自盖在博雅身上。在看到博雅眼底深深的黑眼圈后,温柔的抬手去抚摸博雅的脸……

草爹(从草丛跳岀来):“看那儿,对就是那儿。

看那白晳到透红的皮肤,看那禁欲般的脸庞,看那诱人的眼影。哦天,晴明大人是基佬,绝对是。”

大天狗(皱着眉):“我可没准备去庆祝,所有特征都暗示着晴明大人是个标准的异性恋。晴明大人不是基佬,我说不是。”

众妖:“这是个被忽视的严重事实,就这么假设,一个画眼线的男阴阳师,自动且彻底地与基佬挂钩可以吗?”

灯姐:但你看晴明大人梳得一丝不苟的白色头发。

花鸟:看他涂的粉嫩的嘴唇,这可是个永恒终极悖论!

桃花:“瞧,我们看到了什么?”

众妖:“我们在看什么?”

桃花:“晴明大人是基佬吗?”

众妖:“他绝对是!”(望向晴明不安分的手在博雅身上乱摸。)

桃花:“还是阴阳师?”

众妖:“哦哦哦……”(意味深长)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这还真是让人误解。基佬还是阴阳师?”

酒吞(正喝着酒,发现大家在看他):“看本大爷干什么?”

八百:“你们要知道人与妖生的男孩子可是以不同的方式被抚养,他们会一边邀请你喝酒,一边跟你谈咒。”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答案一开始就很明显。”

众妖:“他会一开始帮助你然后又装做不认识你。”

红叶:“哦,拜托。”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真是扑朔迷离。”

草爹:“这取决他所遇到的人,大江山的某妖就是以为自己是直的弯妖。”

众妖:“晴明大人是基佬还是阴阳师?或者……”

白狼(指着晴明帮博雅盖的被子):“那儿,大家看那儿!看晴明大人对博雅大人的尊敬,阴阳师对贵族那个不是这样,晴明大人只是个异性恋阴阳师,所以不是基佬,绝对不是。”

众妖:“这是个被忽视的大问题,你怎么去推论,那个一本正经却非的要命的家伙……”

草爹:“就自然而然的”

灯姐:“并且一直是”

花鸟:“毫无疑问地”

桃花:“基因遗传地”

众妖:“是基佬?完全彻底地基佬?!该死!”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

草爹:“如此美艳又仙气。”

众妖:“晴明大人是基佬还是阴阳师?”

桃花:“我觉得晴明大人偷买过彩妆。”

灯姐:“你们要知道我们妖怪养小男孩和人类是不一样的,从穿着上就不一样,比如穿女装(大舅:???)”

众妖:“如果他画眼线穿女装反而还情有可原。到底是基佬,还是阴阳师,我们还是不知道!”

八百:“他以为自己温柔有礼的样子能骗过他人,但他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

众妖:“嘿!”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这不是已经显而易见了!”

红叶:“晴明大人如果是直的,隔壁大江山某妖也会是直的吗?”

众妖:“基佬还是阴阳师?基佬还是阴阳师?基佬还是……”

神乐:“等一下,让我来揭穿晴明,我有办法。”

众妖:“那就看你的了。”

神乐:“那么晴明……你当阴阳师多久了?”

晴明(被莫名拉过来,一脸懵逼):“两年了。”

神乐:“你的全名是什么?”

晴明:“安倍晴明。”

神乐:“那么你男朋友的名字是……?”

晴明(想都没想):“博雅。”

众妖:“哦!!!!!!”

晴明:“不对,等等,我听错了,男朋友?博雅是我的挚友,对,挚友。”

博雅(刚睡醒,听到晴明的说,一把扯掉被子):“晴明你这个笨蛋,说谎的骗子,到此为止了,大家,我有事宣布,晴明这家伙,是基佬,也是阴阳师,从一开始就是,我就说我们之前必需结束这深柜状态!跟他谈恋爱的一直是我,也只是我,不管他说什么,我发誓他从未对我以外的人感兴趣。”

博雅(直着晴明):“你是基佬,百分百的纯基佬,又非又基的阴阳师。”

晴明:“我是直的。”

博雅:“昨晚你上我时,可不是这么对我说。”

博雅:“所以晴明是基佬,一直是!”

博雅:“晴明是基佬。”

众妖:“也是阴阳师。”

博雅:“他是基佬。”

众妖:“也是阴阳师。”

博雅:“他是基佬。”



众妖:“是阴阳师也是基佬。”



晴明:“没错,我是基佬。”

博雅,众妖:“没错!!!”







然后博雅三天下不来床,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世间妖怪,皆有温度——《神都夜行录》同人作品征集大赛

竟然中奖了,不可置信啊_(:з」∠)_但还是谢谢官方


包包包子铺!:

《神都夜行录》同人征集活动圆满结束!


恭喜以下获奖的太太!




一等奖 图文各1名:3000元现金+ 1000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Aylar 





 @月光下的雾凌花 :《北冥有小鱼




二等奖 图文各2名:2000元现金+ 888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爱慕子 





 @啊呦 





 @林木晚夕 :《浴池之争


 @维修空调虫诗扶 :《你看这把彤弓啊,他又长又直•壹




三等奖 图文各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银针小白 





 @喵喵咪 





 @千叶-肖 



 @玳麟 




 @哗哗huahua哗哗 





 @牧·志铭 :《神都离魂记


 @你眼中的日月星辰 :《星光暖阳都赠你


 @烦 :《神风有烬 · 上


 @胡须妹 :《河伯篇》&《阴蛟篇


 @枯旋 :《何事长淮水




人气奖 图文各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大姑 


热度:776;评论:14





 @天台台 


热度:302;评论:4





 @甘草糖 


热度:227;





 @港命 


热度:116;评论:9





 @风雨未眠 


热度:100;评论:7;







 @纪先生 :《尾巴可不可以只给我摸?


热度:113;评论:29


 @且&歌 :《全员恶搞段子


热度:93;评论:11


 @二二九 :《IF·他是男朋友


热度:91;评论:3


 @陌声 :《狐惑


热度:80;评论:18


 @陆任逸 :《数学太可怕了


热度:57;评论:9


优秀奖 图文各20名:300元现金


[图片类]


 @几何柔柔子 、 @废佼一只 、 @安迂 、 @华胤 、 @∀ 


 @JohnLouck 、 @肥皂泡沫子 、 @充电! 、 @院长君 、 @四日sir 


 @长木栖川 、 @快乐水 、 @HDD本汪 、 @secret 、 @lapis 


 @然也 、 @南有淮竹 、 @shadow-bo 、 @superhero赵日天 、 @浅笙、 


[文字类]


 @不知秋 、 @水马 、  @萌一脸基血 、 @Someday*  @谢谢款待好吃吖【可能要自闭一阵子对不起】 


 @@R 、 @漫酱 、 @橙子没有皮 、  @花开几度 、 @脾气臭的萝卜 、


 @叫我鹤初!!! 、 @一只小妖 、 @风灵玉秀【夜夜请出道】  、@烟哥 、 @郗颜 


@点缀、Ares 、  @冯心累 、@ただ好き☆、 @由卿 、 @风见月 




相关的获奖信息将会有 @蛋黄流沙包 来进行收集。届时请各位太太注意私信的查收~








 一味国韵,梦回大唐。


世间妖怪,皆有温度!


尝一口妖界烟火,触一片真我性情,


结一段倾心奇缘,闯一场夜魅神都。


 


白驹过隙,神都夜行录已经陪伴大家一个多月了,为了感谢超过五百万的降妖师大人加入降妖司,《神都夜行录》联合LOFTER举办的同人作品征集大赛正式开启!


 


活动期间,在LOFTER上发布《神都夜行录》游戏同人作品并打上#神都夜行录TAG,即视为参与活动。


 


【活动时间】  11月8日0:00:00~  12月7日 23:59:59


【评选时间】 12月8日0:00:00~ 12月16日 23:59:59


(热度计算只计算活动截止时间,评选时间不算在内)


【奖项公布时间】  12月17日 18:00前


 


【活动内容】


本次活动奖项评选主要分为两种类别:


 


a.同人图类(包括插画、漫画等手绘作品)


b.同人文类(包括短篇、连载同人故事和各种天马行空的脑洞。其中,连载作品需为活动开启后发布在LOFTER的原创作品,并在活动结束前已有情节展开、有一定阅读性。)


 


【活动奖项及奖品】


本次活动设置同人图赛区和同人文赛区(两个赛区分开评奖,单独设置活动奖励),两大赛区分别评出以下奖项:


 


一等奖 1名:3000元现金+ 1000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二等奖 2名:2000元现金+ 888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三等奖 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人气奖 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优秀奖 20名:300元现金


 


【场外福利】


若出现除上述两类作品外其他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COSPLAY、游戏攻略、游戏截图、周边拍摄、视频等作品创作,将会获得特殊福利奖励。


 


鼓励奖 10名:


分享活动作品上微博投稿,并@神都夜行录同人司,将由《神都夜行录》官方抽取10名送出100枚玉璧奖励。


 


【活动要求】


1. 参赛作品需为与《神都夜行录》游戏主题相关作品,其他不相关作品及非活动规定作品类型将视为无效投稿;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作品,不接受任何盗用他人素材内容的作品,一经发现作品存在抄袭或版权问题,取消参赛资格;本次活动投稿作品建议首次公开发表,且获奖评选将优先考虑首次公开发表的作品;


3. 作品、标题健康向上和谐,不涉及色情、暴力以及和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带有商业推广意图的广告内容,不和谐内容等视为无效作品; 


4. 未经主办方同意,参赛者在参赛期间不得将参赛作品自行用于商业用途或授予任何第三方使用,不得用参赛作品参与与本赛事相同或类似的其他活动,且需遵守其他活动规则内容,否则取消获奖资格;


5. 在获得原作作者授权后,《神都夜行录》游戏官方和LOFTER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的权利,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在游戏内及官网、微博、微信、论坛、贴吧等推广中署名使用等; 


6. 活动禁止刷数据等破坏比赛公平原则的行为,情节严重者取消参赛资格; 


7.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神都夜行录》&LOFTER所有。

大唐降妖师的日常


听话产粮能出SSR!


请保佑我出司羿!


以下内容属我瞎扯,不要认真(●°u°●)​ 」











                                     第三日



                           仇人见面,两眼红 







       大家好,还是我,那个倒霉的降妖师。如果说有比处在弈秋和狄博通之间更可怕的事,那毫无疑问是处在司羿与金乌之间,而我此刻正非常‘幸运’处在了他们之间。





       事情要从今天早上说起,今早师叔让小酸与传话让我到降妖司一趟,就在我心惊胆战的认为我是不是又干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时,师叔说他昨夜掐指一算,啊呸不是,是经过缜密的观星预测,发现今日定西镇处有两股强大的妖气,他怕出什么乱子,便打算派我去看看。





      师叔,您老人家说,我师父他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您的事,不然您老都说是两股强大的妖气了,为什么还让我一个人去,您太看的起我了,我还是一个孩子啊!呜呜呜。



     当然,以上的话我只敢在心里说说。



    骑着羸鱼,我一路向着师叔说在地方而去。



     哎呀,这地方怎么那么眼熟呢!



    “妈妈!”



   一声孩童声音传来,我定眼一看,哎哟,这不是我家娃吗?



     “妈妈,妈妈,你来找我玩了吗?”



     小乌灵高兴的一蹦一蹦的拍着翅膀。



     “小乌灵,这里是你老大的地盘吗?”



     “对呀对呀,妈妈妈妈,是不是很大,老大交给我管了哟,我现在很厉害了呢!”



    听到小乌灵那么一说我便知道其中一股妖气是谁的了。



    “小乌灵,能带我去找你的老大吗?”



    那位脾气特大着,希望别出事。



   “小家伙,那司羿的妖气也在。”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团子突然开口。



   “什么!”



  完了完了,要死了,这不是仇人见仇人,两眼份外红嘛!



  “没错,老大正要跟那天欺负妈妈的妖打架呢!妈妈别过去,会受伤的。”



    乌灵扑棱着翅膀说到。



   “小乌灵,听妈妈的话吗?”



   “当然听!”



   “那带妈妈过去。”



   “好!”















跟着小乌灵一路跑过去,就看到剑拔弩张的两妖,我连忙平地一声吼。



“住手!!!”



很显然,他们两妖全听到了,齐刷刷看向了我。



“住,住手,不能打。”



哎呦娘呀,累死老子了。



“你们两个,不准打架。”



“降妖师,又是你,不过今日我不会听你的,今日我便要射杀了这只金乌。”



司羿抬弓就要拉。



“不行司羿,金乌大人已经在降妖司报备过了,你不能随意而为。”



“哼,一个没有弓手的弓,凭你也想对抗妾身,自不量力。”



金乌不屑的说道。



“我既然能射杀你一次,便会有第二次,我绝不会让你有祸害人间的机会。”



“不是,司羿你冷静一下,金乌大人才刚刚突破封印出来,没有做什么祸害人间的事,而且她只是太阳的化形而已!”



我连忙劝解,这两妖要是打起来,定西镇还不得毁了。



“降妖师!”



司羿突然提高了声音。



“你可要明白,她此时不是全盛时期,若让她恢复到全盛时期,那便会二日同天,人间必有大难,此时正是灭她的最佳时期,你为何要阻我?”



“就算妾身此时不是全盛之时,毁掉一把没有主人的破弓,也不过绰绰有余。”



师父啊,救救徒儿呀!



“司羿,要话咱们好好说,先别打打杀杀。”



“他当然要杀,不然他就会消失。”



金乌这句话如平地惊雷。



“什么?”



金乌看了司羿一眼,接着说道。



“就如你那次带来的那个小姑娘一样,他们不是妾身这样的天生神明,他们是因人族的强大意念而有了意识和形体,而这把弓,因其主人有了意识,又因射杀其它妖灵夺其精魄形成了形体,如今他失了人族意念,全靠妖灵精魄维持形体,在上古,人与妖关系混乱,他射杀妖灵属于维护人族,而如今,人道兴盛,人与妖和平共处,只要不是犯下无可饶恕之罪的,人族便不能杀死妖灵,对他这种靠人族意念与妖灵精魄而成的妖,可不是灭顶之灾。他要么找到让他有了意识的同样意念的主人,要么射杀妖灵,不过在这种盛世,谁会有以守护为主的强大意念呢!”



金乌说完这段话后便转身离开了,我看着司羿,一时不知要说什么。



“那个,司羿……”



“她说的没错。”



“嗯!?”



“当初我发现自己快要消失之时,也却实有过恐慌,几番寻找新主无果时,一次偶然让我发现妖灵的精魄能让我保持形体,我便四处射杀危害人世的妖灵。但我从未忘记过自己的使命,像那位‘羿’一样,维护人世的安危,我的杀,不是单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位一直存留在我心中那份意念。”



司羿说这一段话后,又恢复了以往那耀眼的样子。



“我当然知道,不然那天你不会只听了我一两言就放过夔牛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做?”



“依旧保护人世安危,寻找新主。”



“要不我当你的新主吧!”



“你?”



司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是不会弓,但金乌不是说了吗,要强大的意念啊,你那位‘羿’的意念不是要保护人世吗?我也有保护的人和妖啊!不是一样吗?”



在我说完后,司羿盯着我看了一会。



“降妖师,你确实是一个奇怪的人,我发现你身边总是围绕着各个强大的妖灵,一些甚至是上古大妖,然而,你却从未对他们感到恐惧或敬仰,而是如你人族之间,那所谓‘朋友’的相处,这是为何?”



司羿显得十分疑惑。



“因为我们就是朋友啊!你也一样是朋友啊!”



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朋友吗?你的那份意念我感受到了,多谢你,降妖师,不是,是主人。”

















降妖师日记



今天听了金乌讲了司羿的事,这也太有戏剧性了吧,我不过能帮到他就好,但是希望他以后不要让我说些奇怪的尴尬发言。



 














大唐降妖师的日常


     活动过弈秋剧情的时候,笑成狗,狄师兄看着冷冷的,没想到也有那幼稚的一面,我的天,(ಡωಡ)hiahiahia


两个三岁的场合


本文日常向,无CP









                                    第二日


                                弈秋与狄博通












大家好,又是我,那个倒霉的降妖师,我现在遇到了我人生中可能少有的几个尴尬的时刻。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是沐休的日子,我正打算好好去洛阳城浪,啊不,是左邻右舍走访一下的,刚开门,就看到了弈秋,而后又看狄师兄。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个微妙的现状。


“降妖师,说好教你下棋,我说话算话,今天我们便开始学。”


弈秋敲着扇子说道。


“他是我降妖司的人,要教什么我们降妖司自有人来教,不需要你一个妖怪劳心。”


狄博通冷冷道。


“如今世道,人与妖之间互拜为师已是常态,更何况你们人族还有择善而从之说,他让我教便是最好的择善,你身为降妖师,更是狄家之子,难道还不懂这其间道理,可笑。”


“择善而从?确实,但你又如何认为自己就是善,如此傲慢,实在可笑。”


听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我觉得头都大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阿织小姐那件事开始,弈秋和狄师兄就一直互看对方不顺眼,难道这就是两个毒舌间的战争。


“两位,咱们好好冷静一下,喝杯……”


“说,你选谁。”


我说还没说完,他们俩同时转头看向我问道。


我选择死亡,当然我不可能这么说。


“咳咳,两位,你看这么好的天气,不如我们来学学前人吟诗喝酒投壶吧!也不失为一风雅之事。”


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只要他俩不吵,文艺一回也值得。


果然,像他们这样的文艺青年果然同意了。


一看他们同意,我立马跑去准备,娘咧,在和他俩待一起我要冻的冰块了。


一切准备好后,我便让二人到院中。


“这只是个游戏,规则我改了改,我们就对一对前人的诗就行,对不上的就投壶,投中了就不用喝酒,投不中就喝,你们两位先来,如何?”


“可以。”


“随你。”


“那,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我悲催的看着他俩二人对个不停,酒他二人都没喝过一杯,全我一人喝完了。


“二位”我指了指已经西下的大阳“你们还要对吗?”


“罢了,今日先到这里,棋,我改日在教你。”


说完,弈秋便一隐身不见了。


“我也该回司里了,今日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狄师兄,再见。”


送完狄师兄后,我回房躺床上欲哭无泪。


“我的假期啊!!!!!”





降妖师日记


今天本来可以去洛阳城浪,啊不是,是走左邻右舍的,但没想弈秋和狄师兄来了,我看着他们对了一天的诗,可怕的是他俩对的诗从没重复过,他们好可怕。









大唐降妖师的日常



      早就想写与妖灵们间的日常了,终于有时间了。~( ̄▽ ̄~)~


本文为日常,无CP


本降妖师,很怂










                                 第一日

  

                                 无支祁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降妖师,没错,就是那个传说中路天凌的徒弟。啊,没听说过,那你总该知道李淳风吧!那是我师叔,什么,也没听说过,你丫到底是不是大唐妖呀!啊,外来妖,那算了算了。


       经过杏花村小渔和云中君的事后,我在洛阳也算混了个半熟。


       今天,我起了个大早,希望早点到降妖司,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懒散好给师叔留个好印象。但……


       看着站在我面前的大妖,我知道我这个希望又要破灭了。


      “所以,无支祁,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着到处张望显然在害怕什么的无支祁,我一脸无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不然她们要过来了。”


   “什么,谁要……啊啊啊!!!”


   我话还没说完,那家伙一把把我抗在肩上,拨腿就跑。


   然后,我就听见一声高吭的大叫。


   “啊,那位帅气的妖怪公子在哪,姐妹们冲啊!”


原来如此。







  “呕!”


  “喂,你吐完没有!”


  无支祁不耐烦的问道。


  我转过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你试试被别人抗着跑上半个时辰看看,呕!”


  “你们人类可真脆弱。”


  “对啊,我们人类可脆弱了,所以请你轻拿轻放。”


  吐了半天,几乎把肚子里的早饭都吐完了,我无力的抬起头,一看,一下子呆住了。


  入眼是满目春色,蓝天睛空,这,这里是一片花海。


  “哇,额滴师父咧,这地方太好看了吧!喂喂,无支祁,你怎么找到的?”


   我兴冲冲的问无支祁,完全忘了那货刚刚把我抗着跑了半个时辰这事。


  无支祁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无意中发现的。”


  “太好了,刚好前两天扫晴娘说要找个好看的地方在踏次青,这里刚好,哈哈哈哈哈。”


  讲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扫晴娘跟我讲的时候,无支祁好像也在。


  哦,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


  “嘿嘿,阿祁。”


  “不要这样叫我,而且你表情很恶心。”


 

  无支祁难得露出嫌弃的表情。


  “阿祁,你老实跟我讲,这地方你找了多久呀?”


  “……”


  “你是不是听到那天我和扫晴娘的话了,哎呀,年轻人不要害羞嘛!要大胆点。”


  “你们人类也很烦。”


  撂下这句话,无支祁一下子就没了影了。


  “哎呀,妖怪真是纯情啊!”


  突然,我想到我好像不认识路呢!


  “无支祁,你给我回来,把我也带走啊!!!!!”





降妖师日记


       今天在去上班遇到了无支祁,那家伙抗着我跑了半个时辰,又把我丢下,害我上班又迟到了,又被师叔说了一顿,我好冤,这仇我记住了。














【双暗R18】双面

写给自家cp和师姐师兄的文

关键词:温泉,精分

链接保命

https://m.weibo.cn/2278074345/4297358206704391

这是什么宝贝呀!!!!!小博雅呀!!!!!瑰宝啊!!!!很好,新文预定了!!!(´。✪ω✪。`)让小晴明与小博雅相见这事就交给源赖光你了ԅ(¯ㅂ¯ԅ)

【晴博】师徒02



好像写偏了……

OOC

















虽说多收了一个徒弟,但对晴明来说也没什么不一样,他依旧像往常一般,该如何便如何。

但对小博雅来说,就不一样,大抵是晴明院里少有其他人类出现,那些个式神一个个的热情高涨的要与小博雅打招呼。

只是可怜了小博雅,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长相奇特古怪的妖怪,还时不时在不知道的地方蹦出吓你一跳。

但日子久了,博雅便和他们也认识了,反而觉得这些长相奇特性格古怪的妖怪们各有自身可爱之处。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晴明正于廊下独酌,倏然一阵笛声传来,如思如慕,如泣如诉,让人心神悲恸,在观身旁式神,一个个神情动容。

晴明挑眉暗想,竟能以笛声令妖怪心神动容,这般能力可谓强大。

这样想着,晴明起身朝笛声传来之处走去。

走到了院子中,便在那棵樱花树下看到一个身影,正是晴明新收之徒,保宪托付的那个孩子。

晴明当初以为保宪所说这孩子有天赋是指他天生地养的灵气之体,却不想,这孩子还有这般令妖怪都动容的笛艺。

晴明倚着柱子,静静的看着博雅,月光撒在博雅身上,竟让晴明生出一种那孩子下一秒就消失的错觉,让他感到不安

晴明大惊,他安倍晴明何时为他人生出別样情绪,世人于他眼中不过一样,但今竟为博雅心生不安,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一曲终毕,那孩子睁开了眼,一双清澈不染红尘之气的眼睛直直撞入了晴明心中,而下一秒,那双带上了紧张与犹豫。

博雅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晴明,想到可能是自己吹奏笛子吵到了晴明,便有些紧张,踌躇了一会后,他还是向晴明的方向走去。

“师父。”

博雅的一声唤回了晴明的思绪。

“博雅打扰到师父了,十分抱歉。”

晴明看着博雅紧张到绞着衣服的手,想来自其父母离世定受了不少委屈,才这般拘谨,心思敏感,不觉心中多了几分可怜,语气也温柔不少。

“没有,不过未曾想过你笛艺尽这般好。”

“是父亲教我的。”

提到自己的父亲,博雅的脸上带上少有的悲伤之情。

“今日不知为何,极其思念父亲母亲二人,心中悲恸不己,难以入眠,便想以笛舒发,却未想打扰了师父您。”

“博雅不必如此拘谨,你已入我门下,便是安倍晴明之人,这里便是你的家。”

听到晴明这么说,博雅忍不住哭了出来,先是小声抽泣,最后变成了号陶大哭。自父母离去,心中的悲伤和委屈压的这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喘不过气来,如今遇到晴明,才显出孩子气这一面。

晴明叹了口气,把博雅拥入怀里。

‘自己怕是真的栽进去了。’





























晴博【师徒】01





深夜开新文,师徒梗,师父晴明X徒弟博雅

博雅的身份有大改动,不再是皇室贵族,而是

一普通人家的孩子,其父母因意外去世,被与

其父有交情的保宪师兄收养,再师兄发现博雅

是天生地养的灵气之体时,为护他安全便交给

了晴明来养,然后,你们懂的了(ಡωಡ)

两人性格有大量作者私加,所以OOC可能会比较严重,大家多包涵_(:з」∠)_















那孩子睁着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两个大人,脸上神情紧张,时不时眨着那双清澈剔透的眼睛。

“晴明可会帮师兄这个忙?”

贺茂保宪看着眼前的师弟说道。

“那孩子根骨不错,日后培养必能成为一个不低于你的天才,而你也确实需要一个徒弟了,免得百年之后你后继无人。”

“既然师兄你都开口请求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不过师兄,这阴阳师是个什么职位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很,何苦让这孩子过来呢!”

那白衣男人眨着自己那飞红勾勒的狐狸眼,狡黠地说道。

听晴明一提,保宪露出了悲愁的神情。

“我本也想送那孩子到普通人家,毕竟我与他父亲有些交情,也希望他平凡长大,但奈何这孩子天生天地灵气丰沛,以后必引鬼怪窥视,唯有在你这个天才阴阳师身边呆着,他才能平安长大吧!”

“师兄过奖了,但这命中注定之事,又如何能改呢!”

男人似有意无意的说道。

“你先见见他”说着,保宪朝那孩子的方向叫道“博雅,过来”。

听到后,那孩子便迈着步子跑了过来。

“保宪大人……”

那孩子怯生生地叫道。

“博雅,今后你将要在这位晴明大人身边生活,可要听话些,知否?”

那孩子偷偷瞄了晴明一眼,他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人,忍不住红了脸,小声道‘知道’。

而晴明也打量起了博雅,大概八九岁样子,一头长发扎在一起,穿着一身黑红直衣,而那双眼睛最为吸引晴明,他从未见过如此干净清澈的双眼,似不曾被外间污染。

“那博雅就拜托你了,晴明。”

“当然。”

“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师兄慢走。”

“保宪大人慢走。”

在送走保宪后,博雅看着只有他与晴明二人的院子,忍不住开口。

“晴明大人……”

“嗯,何事?”

“我会做很多事的,所以……”以后不要赶我走。

晴明看这个紧张害怕的孩子,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便开口道。

“你既然已拜我为师,那便是我的人了,这房子里其他事都有式神做,你只须好好学习阴阳术便可,还有,你该叫我师父。”

“是,师父。”

博雅激动地开口道。

谁想日后,晴明却为今日叫师父这一称呼后悔呢!



 









【网易第五人格同人】荆棘与玫瑰5

恭喜诈欺组登场,克利切被我安排成一个唯一不在计划中的人了_(:з」∠)_

瑟维是个老流氓(ノ_ _)ノ

园丁医生纷纷掉马,互诉爱意,心疼克利切一秒(ಡωಡ)hiahiahia ,你还有瑟维

园丁医生在计划的部分完结了\^O^/

本章cp:园医,诈欺组

喜欢的小伙伴请往下拉吧(๑>؂<๑)












                     《荆棘与玫瑰》
                              第五夜

瑟维•勒•罗伊第一百五十五次后悔答应这件务任。

‘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呢,一定是那家伙搞的鬼,可恶啊!’

“魔术师先生,魔术师先生,给我们变个魔术,拜托了。”

一群小孩站在瑟维面前,睁着眼睛期待的望着他。

“……”

向来对小孩没办法的瑟维只好拿出魔术棒简单的变了几个魔术,同时在心里感叹自己一个法师尽然做这种事,真给法师丢脸。

就在这时,他瞥见了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好了,今天的魔术到此为止,快回家吧。”

“哎,为什么这么快呀!”

“在多表演几个嘛!”

哄完这群孩子离开后,瑟维悄悄跟在那人后面。

“小偷猫,打算去哪呢?”

瑟维突然开口,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戏谑。

偷偷摸摸的人听到声音后头上真的冒出一对猫耳,腰下冒出一条猫尾来。

“瑟维•勒•罗伊,你个老神棍,又是你。”

克利切•皮尔森转过身去瞪那个吓自己的男人,自以为眼神凶狠,但在瑟维看来,就像一只被惹毛的猫,亮出小爪子,炸毛了。

“我只是关心你,免得你又被其猫欺负了。”

瑟维无辜的说道。

“……”

‘这家伙,又揪着这件事来说,啊!可恶。’

克利切在心里默默抓狂。




要说这两人相遇还真是个意外,那是瑟维第一次来到白沙街,带着被人坑了的状态糊里糊涂来了。

瑟维觉得自己胃疼。

而在这时,一阵猫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顺着猫叫声,看到了五六只野猫正在欺负另一猫,而那只猫紧紧护住身后的包裹。

那只猫浑身都是抓痕,看起来伤的不轻,但还是站直直的面对着那群野猫。

在瑟维不多的同情下,他救下了那只猫,然后他发现那是只猫妖。

做为猫妖还能被一群普通的猫欺负也是不多见,但在相处下,瑟维发现这只小猫妖太有趣了。

明明是妖却经常帮助人类,特别讨小孩子的喜爱,也多亏了他自己才找到那个任务中的孩子——艾玛•伍滋。

不过,小猫好像对那女孩有好感呢,那他可就要失恋了呢,因为明眼人都看的出,那女孩对和她一起的医生的感情不简单。

“我要去找伍滋小姐,你不准跟过来。”

克利切警惕的说。

“哦,那刚好,我也需要找黛儿小姐看一下病,我那可怜的腰可是疼了好久了。”

“哦,你终于承认自己老了,腰不行了,那你应该待在自己的家里,别乱给人添乱。”

“嘿,你就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还有”瑟维凑到克利切耳边“我的腰还行不行,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哇啊!!!!!!!”

像是听到什么似的,克利切捂着耳朵蹦得老远,然后用力把头甩了甩,像要把刚刚的话甩出去一下。

“你个老流氓!”

克利切红着脸瞪瑟维,他可以发誓,脸红是被瑟维吓得,才不会因为别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克利切,你的反应也太可爱了吧!”

就在克利切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瑟维突然捂住了他的嘴,一脸严肃。

“嘘,别说话。”

他顺着瑟维看的方向看去,发现了几个披着带帽黑斗蓬的人,他们去的方向是艾米丽的医院。

“她们有危险,我们快去。”

“什么?”

瑟维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克利切往艾米丽医院跑去。

等他们赶到时,就看到那几个斗蓬人围住了艾玛和艾米丽,而艾米丽的手受伤了,艾玛把艾米丽护在身后,眼睛瞪着那几个人,露出了尖尖的牙齿。

“伍滋小姐!”

因惧于艾玛的散发出的力量,那几个人不敢轻举妄动,在听到瑟维他们的声音后,就向他们扑过来。

这时,瑟维拿出装有圣水的水晶瓶运用法术使它尽数泼到那几个斗蓬人身上,随着一阵惨叫,那几个斗蓬人消失了。

“他开始动手了。”

瑟维捡起斗蓬,看到了斗蓬内里由九条曲折的线围成一圈的符号后,吹了一声口哨,唤来了一只带着面具的夜莺,在它脚上绑了一纸条。

“去吧,带给那个家伙。”

夜莺扑棱两下飞走了。

“艾米丽,你怎么样,没事吧?”

艾玛看着艾米丽手上的伤,担心的问道。

“别担心小姐,这种伤对精通魔法的魔女不算什么。”

“什么!?”

听到瑟维的话后,克利切一脸吃惊。

艾米丽苦笑了一声。

“对不起,艾玛,我骗了你,我不是什么济世救人的人类医生,相反,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魔女。”

艾米丽低着头,她不敢看艾玛,怕在她的眼里看到对自己的厌恶,但下一秒,她落在一个温度略低的怀抱里。

“艾米丽,我知道的,我全知道,在很久之前,在爸爸带我去的宴会时,我就知道你了,也是在那时,我已经喜欢你了。”

“艾玛,你,你想起来了!”

“是的,我想起来了,一切,对不起,艾米丽,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只是不想离开你,对不起,我爱你。”

“我也爱你。”

克利切看着温情的两人,心里有点失落,伍滋小姐这么好,和黛儿小姐很配不是吗?你不是应该替伍滋小姐高兴吗?

“想哭的话,肩膀借你哟。”

“谁要你的肩膀,我才没有哭,我为伍滋小姐高兴。”

克利切在瑟维胸口捶了一拳,红红的眼眶没有一点说服力。

“好,好,好,你没哭。”

瑟维揉了揉克利切的头,脸上一片温柔。





——————————————

你们要的车在努力开中_(:з」∠)_

大家猜猜是谁让瑟维保护艾玛的

又是谁派人找艾玛麻烦呢?(๑>؂<๑)